大崩溃!P2P崩盘及中国楼市的盛世危机
2018-07-18 13:33:52
  • 0
  • 3
  • 3

来源:雪球

文/楼市头条

链接:https://xueqiu.com/3639211296/110584354?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个炎热的夏天,比西伯利亚的冬天还寒冷!

2018年6月,杭州涉案最大的网贷平台“牛板金”崩盘。有几个数字很吓人:

累计借贷总额近390亿元;

累计用户82万多人;

资金缺口高达30亿元;

但这只是开始。

不完全统计显示,7月以来,仅杭州一地已有超过14家平台出现平台失联、警方介入、提现困难等问题。

惨案不仅仅发生在杭州。

杭州之后,深圳、北京、上海,那些曾经横行无阻的P2P平台都出事了。

7月3日,上海的优储理财跑路,北京的E人一铺清盘;

7月4日,上海的玺鉴跑路;

7月5日,上海的浙鼎金融逾期;

7月6日,深圳的蜂投网和Formax金融圈清盘;

7月7日,上海的聚胜财富和深圳的元泰资本逾期,上海的虹金所限制提现。

........

据不完全统计,6月的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高达80家。7月以来,又有超过40家网贷平台暴雷。

百余个平台,数百万人,数千亿资金,以及许多人的血本无归,甚至倾家荡产。

很多人都知道这天要来,但没想到是今天。很多人都清楚,一定会有人跌入深渊,但没想过是自己。

这是天大的讽刺,也是莫名的悲哀。

P2P爆雷,有人庆幸,骂别人的贪婪与活该。

也有人惊恐。因为他们清楚,债市、股市、P2P……在短短数月内,全都爆了。唯一还没有爆的,只剩下楼市了。

《人民日报》旗下《侠客岛》昨晚发文称,杭州等地之所以出现地域性集中爆雷的情况,其楼市的火爆可能是另一个导火线。

要知道,这一轮P2P爆雷的重灾区在浙江,这里不仅是互联网金融最为活跃的地区,也是楼市限价摇号最为火热的区域。

但癫狂是要付出代价的,受伤的可能是自己,也可能是他人。

杭州P2P的雷是6月开始爆炸的。

6月25日,杭州融信保利·创世邸楼盘公开摇号。

该项目此次摇号报名要求无房户验资100万、二套的验资200万元,全款300万元。该项目共计20256户购房预登记家庭,简单测算,一次摇号冻结金额就超过了300亿元。

加上在同一时间的启动的万科融信·西雅图和绿城·梧桐郡,三大红盘共计吸引了3.6万户家庭参与,合计冻结资金超过500亿元。

《证券时报》做了统计,6月21日这一天的高峰期,杭州涉及到资金冻结的摇号楼盘,共计有24个之多,最低验资50万元,最高全款验资400万元,涉及的资金约为727.06亿元。

700亿元,这对于杭州不是什么问题。但短短一周之内,就要冻结700亿元,钱从哪里来?

答案是把投资到P2P理财平台的钱取出来!

杭州的P2P行业的从业者们做梦也没想到,他们不是死于楼市危机,而是死于楼市火爆。

于是,我们看到了这样一番景象,一面是继续癫狂的楼市不停抽血,另一面是,杭州众多P2P平台的现金大把大把的被购房者提走,失血严重,进而接连爆雷。

中金固收团队发布报告称,如此巨量的资金抽血,造成供需的失衡和瞬时的资金缺口,也就有了P2P平台的爆雷。

杭州是孤例吗?显然不是。因为,任何一次大的危机,都是有预兆的。

半年前,注册用户超过2亿、日活跃用户超过1千万的南京钱宝网崩盘,未兑付金额高达300亿元。这场挤兑危机,背后隐隐也有楼市的影子。

2017年11月17日,南京河西十个楼盘同时开盘,3200套房源受到限价约束,价格远远低于周边的二手房,巨大的套利空间让无数人趋之若鹜。

与杭州要求冻结资金不同,南京河西楼盘普遍要求八成首付、验资200万以上,这对市场的抽血效应,丝毫不亚于杭州。

人门去银行排队取钱,从银行抽血,从各种渠道抽血,当然也包括从P2P抽血。

一个月后,盛行一时的钱宝网崩盘。

南京、杭州过后,是深圳。还是那句话,在癫狂面前,没有一个是无辜的,癫狂过后的代价,也没有一个人能幸免。

5月以来,深圳的众多网红楼盘入市,也开启了抽血模式。

5月30日,招商双玺,500万诚意金,167套房,666人认筹,冻结资金33.3亿元,“5000万蹲”刷爆朋友圈。

6月28日,华润城三期,200万诚意金,741套房,6776个认筹,冻结诚意金超135亿,“买到即赚到”。

7月开始,深圳P2P平台纷纷爆雷。

位于深圳的《证券时报》也发文说,近期网贷P2P平台频频爆雷,房地产市场与P2P也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关系。

如同上面的故事所说的,对于财富的追逐,对于金钱的欲望,是将房地产和P2P紧紧捆绑在一起的根源。

在财富欲和暴发欲的驱使下,投机心理爆棚的国人,将大把的钞票,撒向了P2P,撒向了楼市,撒向了各种空气币。

对于当下的国人来说,房地产和P2P的暴利实在太诱人了。

一方面,P2P理财的收益已经高到惊人,年化利率普遍高达10%以上。另一方面,房价飙升,两三年就是一倍。

于是,我们看到了截然不同的几种景象。

一边,人们把养老钱、棺材本甚至是各种借款在内的各种钱投向P2P,以谋求高额利息。

另一边,很多人又从各种P2P平台,通过各种不同名目,比如赎楼贷、首付贷、房产全款抵押、余值抵押、租房分期、众筹买房等等,把借来的大把大把的钱杀向房地产。

这还不够,为了支持各种高额的借款成本,P2P平台也把资金不断的输向房地产。

于是,一个混合着各种欲望和贪婪的怪胎诞生了。

钱先从各路金主手中涌入各大P2P平台,以博取10%左右的利息,另外一方面,通过赎楼贷等贷款年化利率超过18%(《证券日报》曾报道)的贷款产品借给购房者进入楼市。

更有甚者,P2P平台的掌控人把数以亿计的资金投向房地产开发。

以此次暴雷的杭州P2P平台牛板金为例。

资料显示,“牛板金”累计借贷总额近390亿元,累计用户82万多人,资金缺口可能高达30亿元,违约原因正是资金用于房地产开发。

细查后发现,“牛板金”平台前董事孙启良、沈旭卿伙同陈鄂、胡文周,四人联手虚构标的项目,通过“牛钱袋”产品卷走了投资人总计31.5亿资金,用于房地产开发。目前资金都无法收回,只能通过法律途径起诉借方单位,通过财产保全方法控制对方资产。

2017年底,南京钱宝网崩盘,未兑付金额高达300亿元。

媒体曝出,张小雷花了12亿,买下实际上没有任何流转价值的地块,将其包装成“价值 200 多亿的优质房地产资产”,用以忽悠投资者。

这些网贷平台胡作非为的胆量,以及糟糕的抗风险能力,可见一斑。

但欲望的循环是有尽头的。一旦某个环境出问题,整个本就脆弱的小生态随之雪崩。

P2P爆雷,有人庆幸,有人恐惧。

因为,从债市、股市到P2P,现在唯一还没有爆的,就剩下楼市了。

格隆汇的一篇文章说,P2P平台主要服务的是那些银行抛弃的劣质客户,自融、期限错配以及资金池成为日常经营方式,有些干脆撕开遮羞布,成为了敛财手段,沦为传销式的骗局。

当席卷全国的流动性危机蔓延到楼市,

当房价永远暴涨的神话逐步破灭,

当三四线楼市面临熄火的时候……

这些靠着用高额收益率吸引投资者进场,依靠借钱给购房者赚取更高利润的商业模式,就成了压垮P2P平台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时,很多人未曾想,居然是火爆的楼市打爆了虚火旺盛的P2P。

随着购房者在短时间内大规模的提现,本就虚弱的众P2P开始轰然倒下,于是就有了这个夏天的寒冷一幕。

说到底,高昂的房价本来就是货币超发的产物,而P2P理财平台则是为其提供了一个输血的地下通道。

村长前段时间多次在小密圈提醒,最近三四线城市棚改突然收紧,各类调控政策层出不穷,地产股票集体暴跌,中国最大的开发商都为了保现金流使出浑身解数,中国房地产行业已经走到了悬崖边缘。

倾巢之下岂有完卵!

如果说2013年6月的钱荒,是一场去杠杆的预演,那么现在,大幕开始拉开,剧情开始进入生离死别的高潮,不倒下一批机构,风暴可能不会停止。

就像前央行副行长吴晓灵所警告的:

“在泡沫中狂欢的日子不多了,做好潮水退却后的准备是每个国家、每个人都要面对的现实。”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