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揭示孙正义千亿基金成立故事:投资风格始终激进
2018-09-28 10:05:17
  • 0
  • 3
  • 2


导语:《彭博商业周刊》今日文章揭示了软银总裁孙正义创立千亿美元规模“愿景基金”(Vision Fund)背后的故事。大手笔的基金投入让投资界震惊并纷纷跟进。愿景基金的投资风格激进,目标也非常广阔,尽管也存在被人质疑的问题,但它的未来可以期待。

以下为文章全文:

两年前,软银董事长兼总裁孙正义乘着湾流喷气机正飞过阿拉伯湾上空,前往会见日后旨在投资科技创业公司新基金的潜在投资者。他将与自己身边重要的副手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重新再检查一遍演讲,这时候发生了一些事打断了他们的进度。

其中一张幻灯片上写着基金的拟议规模:300亿美元。这个规模,将使得孙正义口中的“愿景基金”比目前最大的风投基金还大三倍,也大过有史以来的任何私募股权基金。

孙正义注视着这个数字陷入沉思。然后他删除了数字3,重新输入“10”。“人生短暂,但我们的格局不能小,”他告诉一脸震惊的米斯拉。

几小时后,当孙正义讲到这张写着1000亿美元规模的幻灯片时,未来的潜在投资者——来自中东主权财富基金的高管们——笑了起来。孙正义没有。他淡定地继续讲他的故事,仿佛无事发生。“他没落下任何细节,”愿景基金的现任首席执行官米斯拉回忆说。

软银的愿景基金(Vision Fund)将筹集1000亿美元资金,其中包括来自沙特阿拉伯的公共投资基金的450亿美元,以及苹果公司、阿布扎比政府和其它公司的资金。“100这个数字更简单一些,”孙正义9月份在软银东京总部接受采访时说。软银如今已是一家庞大的集团,拥有一家大型的日本手机运营商(也叫软银),和一家领先的芯片制造商(Arm Holdings),以及在美国无线运营商Sprint的大部分股权。

作为投资者,孙正义的预见性极为敏锐。他是雅虎的早期投资者,后来又与网络时代的佼佼者共同推出雅虎日本,日后雅虎日本的价值将远超过其母公司。2000年,他向阿里巴巴投资2000万美元。如今,这笔股权的价值高达1200亿美元。

但是愿景基金是一个全新的东西:是对硅谷风投的一场闪电战。在基金首次开始投资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它已经花了650亿美元收购Uber、WeWork、Slack和GM Cruise等公司的大部分股权。孙正义告诉《彭博商业周刊》,他计划每隔2到3年的时间就筹集一个1000亿美元的新基金,并将每年投资500亿美元。至于前景,根据美国风险投资协会(NVCA)的数据,在2016年,整个美国风险投资行业的投资总额为753亿美元。

硅谷震惊

孙正义的大手笔赌注让硅谷感到惊讶且困惑,即使是最受尊敬的风险资本家也觉得自己在这个相对较新的入行者面前黯然失色。标准的VC手册告诉人们,投资早期创业公司要以小规模的投机性投资为主,随着创业公司逐渐发展后在再后续轮融资中增加投资金额。软银的策略就是向给定领域的最成功科技创业公司投入巨额资金——其最小的交易规模也有1亿美元左右,最大的交易规模则为数十亿美元。如果说本地VC们诧异于软银的大手笔,那么创业公司则无疑十分欢喜。软银相当于给了他们一笔随意挥霍的外部资金。“你觉得他们吃不下了,”一家叫IVP的风投合伙人儒勒·马尔兹(Jules Maltz)说,“但是他们不管,吃不下可以硬塞,放进口袋了,放进打包袋子里,随便用什么方法,总之带走就行。”

科技行业以前也见识过有钱的外部人士,但是软银的规模从未有人尝试过。软银的投资让估值一路上窜,让传统公司很难筹集足够的资金挤进最抢手的投资交易。根据硅谷一家大公司合伙人的说法,软银是一个“big stack bully”,这是扑克牌里的一个术语,专指坐拥大把筹码以至于无人敢与其对阵的玩家。

这一局面让其它公司匆忙起来应付。红杉资本正在筹集120美元基金,以便在竞争大型后期融资交易时保持足够的竞争优势。红杉资本的老对头凯鹏华盈(KPCB)则走向另一个结局,9月中旬宣布即将拆分。四名合伙人将离开凯鹏华盈成立一家专注于大额投资的公司。留下的合伙人将集中投资早期较小规模的融资。凯鹏华盈的泰德·施莱因(Ted Schlein)说,拆分的部分原因在于目前有大量资金涌入各个创业公司。虽然没有直接提及软银,但所指已经相当明确。

在风投行业之外的大多数人看来,孙正义的声誉很大程度上源于他的大格局思维,而非他的大手笔投资。2012年末,软银宣布计划收购Sprint多数股权后不久,孙正义豪掷1.175亿美元在加州购置了一套意式豪宅,为当时美国历史上最昂贵的房屋买卖交易。

孙正义说,他买下那豪宅是因为自己不喜欢酒店,每次来硅谷时需要有一处舒服的落脚点。然后,仿佛是为了证明那个能花1.175亿美元买下豪宅的男人同样也食人间烟火一般,他会炫耀自己的灰色羊毛衫。“我喜欢穿优衣库的衣服,”他说,优衣库的创始人柳井正同时也是软银董事会的成员。然后他撩起裤脚露出一双棕色的乐福鞋。“一双才50美元,”他说。最后他又扯了扯衬衫领子,说:“看这也是优衣库的,非常棒!”

孙正义的经历

事实上,孙正义的成长经历十分普通。他从小在日本南部的九州岛长大,小时候经常受欺负,因为他的家人来自韩国。孙正义的父亲不得不从事一系列危险的活动,来维持家中生计,比如出售假酒等等。一家人选择了一个日本姓氏——安本(Yasumoto)——这在外国人容易受歧视的国家里是个很普遍的决定。但是等他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成归来时,他却重新用回来了原来的韩国名字。“他不想遮掩自己的身世,”孙正义的第一个商业合作伙伴陆弘亮(Hong Lu)说。

1981年,孙正义成立软银,一开始只是电脑软件分销商,随后投资了计算机贸易出版商Ziff Davis以及拉斯维加斯现已解散的贸易展Comdex。1995年,孙正义在第一次与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见面后,即写了一张200万美元的支票。一个月后,他又给出1亿美元投资,远超出杨致远一开始打算接受的投资。令人震惊和敬畏的投资风格将在日后持续伴随着孙正义。

及至2000年,孙正义已经投资过不下数百次,并且成为全球富豪之一。随着互联网泡沫的破裂,软银93%的市值瞬间蒸发。一个广为流传但不足信的报道称孙正义一夜之间损失700亿美元净资产。而事实是,一年多后,他才损失那么多净资产。(根据彭博社分析,孙正义如今身价有180亿美元。)

孙正义从未停止过交易。陆弘亮说,孙正义似乎一生都在忙碌,在互联网泡沫破碎后的那段艰苦日子里,他时常整夜呆在自己的办公室。“我差点以为他疯了,”陆弘亮说,“他会在半夜,凌晨3点时候开会。”2006年,孙正义达成收购日本沃达丰(Vodafone)的协议,随后又签署了一项分销iPhone的独家协议,扭转了该运营商的困境。

到2010年,孙正义似乎逐渐成为机会主义交易者。但是那一年,他在股东大会上发表了两小时的演讲,试图阐明未来300年的计划时,令在场投资者纷纷惊诧不已。133张幻灯片充斥着股市图片,涉及的内容应有尽有,从科技如何解决人类痛苦到为什么企业会倒闭等等。孙正义最后总结说,他正在创建一个“战略协同组织”——一个聚集众多公司的大家庭,在这个大家庭里,软银会持有20%到40%不等的股份。所有这些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的使命:“信息革命——让所有人都幸福。”对于这场演讲的看法主要分成两类,有人觉得孙正义的才华在其中展露无疑,有的认为这不过是以有趣的方式体现了他的痴人说梦。

愿景基金如何运作?

愿景基金目前由9个管理合伙人经营——其中5个在硅谷,2个在日本,2个在伦敦。孙正义说,他亲自指导过这些“猎人”,教他们如何寻找最好的投资,并计划在未来几年内将合伙人数量增加到300人。

管理合伙人会过滤潜在的投资理念,并且每周召开一次电话会议讨论进度。一旦前景确认,他们就会前去投资委员会(由孙正义、米斯拉和第三个软银高管Saleh Romeih组成)。6月份的时候,孙正义说他把97%的时间放在软银的运作上。而在接受商业周刊的采访时,他表示如今只有3%的时间用于软银的运作,剩下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投资交易上了。

孙正义的合伙人说,尽管孙正义素来出手阔绰,但他绝非到处散财的老好人。“要是只是个盖个章就能完事,那还容易些,”前Shutterfly的首席执行官、现任管理合伙人杰夫·豪森伯德(Jeff Housenbold)说,“然而,你必须以严谨的知识来说服他,这个交易值得我们去做。”

决策有时可能会需要经历数个月时间。2017年,软银开始探路投资Uber可能性时,这家共享乘车创业公司正处于巨大的动荡之中,面临一系列性骚扰指控和道德问题。董事会将当时臭名昭著的卡兰尼克从CEO职位上赶走,另有一位早期投资者还打算以起诉方式将其从Uber董事会中除名。

孙正义和米斯拉遇到了来自Uber的阻力,也遇到了他们投资组合中其它公司的反对,其中包括中国的滴滴出行、印度的Ola Cabs和新加坡的Grabin。“我们必须说服人们放大格局,”米斯拉说,在2014年加入软银之前他曾是德意志银行和瑞银集团的高级主管。他解释说,让Uber加入他们的投资组合比排斥它在外更有意义。最终,软银向Uber投资77亿美元,迄今为止的单笔规模最大的赌注。如今,该股权价值高达110亿美元。

软银的首席执行官是否曾亲自用Uber叫过车呢?“当然,”孙正义说,“我们在欧洲的时候我的助手就为我们叫了一辆Uber。服务非常好。”

在描述愿景基金背后的愿景时,孙正义有时候会使用“gun-senryaku”一词,这是日语中用来描述一群鸟飞翔的词。他说,他希望,投资组合中的公司可以互相帮助,避开模仿者。比如在东南亚,软银鼓励Grab与投资组合中的一些公司成立合资企业来帮助这些创业公司打入该地区市场。Grab的首席执行官Anthony Tan负责这件事。孙正义说,类似的合作模式已在全球展开。“你不会想在每个国家大大小小市场上都单打独斗,”孙正义说,指的是未来竞争对手,“你应该在那里与Grab合作,然后我们愿景基金也会进行投资。”

Plenty是投资组合中的另一家创业公司,专注室内农业开发。公司首席执行官马特·巴纳德(Matt Barnard)说,Plenty一直在讨论与另一家同为愿景基金投资的创业公司Katerra就采用新技术提高建筑施工效率的可能性。与此同时,愿景基金投资的Mapbox也与软银旗下的位于英国的芯片公司ARM合作,旨在将其机器学习软件应用于数十万采用Arm芯片的设备,包括智能手机和汽车。

愿景基金的投资版图

获得孙正义投资的创业家可以给出无数例子,告诉你软银如何帮助他们进行国际扩张。软银的巨额支票也迫使其他风投公司在投资其它意在与软银投资组合中企业竞争的创业公司时三思而后行。“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案例,在某个特定市场上,排名第一的公司不仅规模更大,事实上大很多,愿景基金就是要投资这样的公司,”Slack的首席执行官斯图尔特·巴特菲尔德(Stewart Butterfield)说。去年末,巴特菲尔德的公司在一轮愿景基金领投的投资中获得2.5亿美元融资,估值高过50亿美元。Slack,和其他愿景基金投资的公司一样,比其追得最紧的对手规模仍大很多。“这和成熟的行业——比如汽车行业——不同。在成熟行业里,你会遇到三到四个大型对手,都是差不多规模水平也相当,”巴特菲尔德说。

软银的成功在于将快速成长的创业公司推向优势地位,这也让孙正义在协商获得公司股份时具有更多优势。他自己也时常谈论起这种优势。2015年,在线借贷创企SoFi正在寻找新一轮数亿美元的融资,但孙正义希望投资更多。根据SoFi的联合创始人麦克·卡格尼(Mike Cagney)的说法,孙正义告诉他,他打算投资10亿美元——要么投给SoFi,要么投给SoFi的竞争对手,选择在他自己。卡格尼只有选择接受投资。

孙正义驳斥了其他VC的抱怨,后者称这样的策略过于激进。“他们想说什么随便说,”他说。他还补充说,他尊重传统风险投资业务。“我只是想按照自己方式去做。”

除了手段强硬之外,也有人提出其它的质疑,即从长远角度看,软银的大手笔投资是否能够给孙正义或他的投资人带来回报。愿景基金的资金中还包括400亿美元的债务投资,这对风险投资公司来说是一个异常冒险的结构。投资者以7%的利率以股权和债务的形式向基金贡献资金。虽然投资者的风险降低了,但提供280亿美元股权资金的软银则承担了更多风险。

根据EquityZen发布的研究报告,为了达到自有资本的20%的内部收益率——通常这对VC来说是一个比较可靠的回报率——软银需要培养大量市值在100亿美元以上的创业公司,至少两家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的公司。这是个十分苛刻的目标,但是孙正义坚持获得高回报不是问题。他宣称,自2000年起,他的投资——包括雅虎、阿里巴巴、日本沃达丰和游戏公司Supercell Oy——已经带来每年44%的回报。目前,投资者仍信服他的说法。9月下旬,软银的股价创下2000年3月份以来的新高。

孙正义之后谁来继承他的职位也是个问题。有一段时间,孙正义的接班人似乎是前谷歌高管尼科什·阿罗拉(Nikesh Arora),但是两年前阿罗拉已经离职,一部分原因是他担心孙正义不会那么快放权。当时,孙正义曾宣布将在未来5年到10年或更长时间内担任软银首席执行官。他将继承问题比作一场接力赛,并表示他希望把接力棒交给能够跟上他速度的人。

“最好的接力是在传递的时候双方仍可以不减速继续奔跑,甚至在最后时刻还能一起加速,”他说,“而对于获得接力棒的那人,新的征途才刚开启。”

所以,谁会是那个接过接力棒的人呢?“我也不知道,”孙正义回答,“我还有八年时间可以寻找这样一个人。”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